【All怼亲情向】三个野男人和一只李小怼 03

你们好,拖了一天稿的我又回来了。昨天收到lofree的机械键盘本来准备过量产出,呵呵呵我太高估自己了。一整天的押韵脑,根本就不会遣词造句。


哦对了,感觉这篇很有可能夭折[○・`Д´・ ○],因为我实在想不出什么有意思的梗了Orz……但请小可爱们不要灰心,因为我又开了好些脑洞呢。


前文走这:序章 01 02


03


是夜,李小怼照例穿着白起那件宽大的小熊T恤站在一位野男人的卧室门口——白天他婉拒了白起要给他买睡衣的美意,理由是他长得很快,很快就穿不住了,白飞飞当然不理解这是资本家抠门的表现之一,所以挠挠头没再坚持。


不过,今天他不跟白起睡,今天是周棋洛:一三五白飞飞,二四六周阳阳,剩下的周日给许撩撩;不,不是许墨慷慨大度,是因为他只需要正常人三分之一的睡觉时间(虽然很快许墨因为一些别的原因开始对这个安排不满意,但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摆)。虽然李小言毫不保留地表达了对此安排的鄙夷,到底他的战斗力比不过三位满级SSR,所以只好勉强接受。


于是洗完澡湿漉漉的李小言,穿着有点透的T恤,逛着两条白晃晃的腿,出现在了周棋洛面前;见到如斯美景,后者没忍住,咽了口口水。


——这不叫见色起意,大明星只是想起了往日辉煌时吃过的白斩鸡,并稍微回忆了一下那细嫩Q弹的极致口感。


另一边,李小言面对着满床笑嘻嘻的玩偶,在内心向周奶狗表示了由衷的不屑。尽管他很快就破功,毫无骨气地搂了一只大柴柴到自己的怀里。


“睡觉吗?”李小怼没什么好气,重复着昨晚对白起的策略,翻身拿屁股冲对方。


但周棋洛可不跟白起一样遵循老干部作息,作为一个积极向上、不愁掉发长从不长痘的年轻人,他从来将熬夜进行到底。


“这会还早,阿言要是困了就先睡吧,我再看几集《小猪佩奇》。”周棋洛盲摸几下李小言的头发,熟练地架起床上桌,开始欣赏粉色主调的时兴动画片。


iPad投出的光投射在李小言的侧脸上,终于映衬出一点符合年龄的幼稚;在枕头上挣扎了两秒,李小言最终还是没有抵抗住诱惑,僵硬地凑到了某大龄儿童身边,后者毫不见外地搂住他并分给他一只耳机。


这场没有悬念的拉锯战,在一方的纵容和另一方的自来熟之下,最终演变成周棋洛抱着李小言、李小言抱着大柴柴,三只叠在一起共同欣赏吹风机精一家的和谐场景。李小言面上不动声色,两扇心灵的窗户却死死地粘在屏幕上;周棋洛乐得抱他,到后来看动画片都没劲,只一个劲地盯着他的阿言看。


这样折腾到了两点多,周棋洛好不容易想起来小孩子还有长身体的一说,才坚持关掉了动画。


周阳阳熬夜熬惯了,沾枕头就睡;李小言本来是健康作息的好宝宝,看动画片看得兴奋,这下反而睡不着了。


一只羊两只羊,李小言闭着眼睛努力给自己催眠,三只羊四只羊……等数到76只,好不容易有点睡意,这时,一条“阳”腿趁着夜黑风高跨到了他的腰上。


嫌弃地踹下去。77只羊78只羊,一条胳膊又搭了上来……91只羊92只羊,整张脸都埋到了他胸前……157只羊158只羊,这货居然把口水流到了他脸上!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天晚上白起是被“咚”的一声巨响吵醒的。第二天,他喜闻乐见地发现了睡在沙发上脑壳发青的周期洛。


-

熬夜看动画片的结果,就是做早饭时鸡啄米似的点头差点把脑袋磕到滚烫的锅上。恰好在场的许墨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他,伸手关上了火。


智商高如许教授当然知道周期洛干的带坏小朋友的好事,但许墨自己也是熬夜一族,所以根本没权教训;不过,显然他也不想扮演严父的角色,那个还是留给正直的白警官比较好。


托着李小言白嫩的屁股,许墨把人抱了起来。前者困得懒得换衣服,此刻倒是便宜了某人。


“要再睡一会吗?”许墨凑到他耳边柔声问道。


也许是许撩撩著名的温和嗓音太具有催眠力,小孩子终是没能力抵抗;伸手搂住对方的脖子,李小言无比自然地把头埋到了对方颈边。


白起并不想理心黑的许教授,但他事后绘声绘色地向赖床赖到中午的周某人描述了许墨搂着李小言一早上没撒手的场面;哦对了,许墨还以“泽言要补觉,没人做饭”的理由指使他拿着李泽言的黑卡,飞去给所有人买了早饭。


啊!今天城市上空的起哥,也没干什么正事呢!


tbc or end?


-------------------------------------------------


惯例推群,周李布丁组。QQ戳链

评论 ( 14 )
热度 ( 1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