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怼】四季童话

上次说的,写这篇的时候满脑子不着调的押韵。我以后再也不搞这种奇奇怪怪的诗歌朗诵风了

#童话paro
#四个野男人一人占一个季节

暂群像,以后会有短小的甜饼……吧?


-春-

许墨治下的春之国度,是恋语大陆所有善良臣民都向往的地方。

那里一切鲜花终年开放,所有儿童都在那里出生并且成长。孩子们喜欢着穿鲜艳的服饰,去牵同样天真贪耍的花妖们的手,悄悄捉弄沉稳寡言的树精先生;他们沿路招惹蹦跳的松鼠和翩飞的蝴蝶,在石子路上洒下裹着黄油的面包屑,讨鸟儿们叽叽喳喳的笑骂。

在这个融洽的国度,没人有生气的能力,臣民们爱戴的国王有驱除烦扰的神奇魔法。他总是戴着柔软柳条编织成的面具出现在大街小巷,他从不拒绝孩子们热情的拥抱,也从来婉拒少女暧昧的颊吻。

诗人们传抄诗歌来描绘他强大的魔法,那是整片大陆唯一能与凛冬较量的力量;母亲们给孩子描述他的事迹,透露他的美丽寝宫中有一棵让人梦想成真的伟岸香樟。

唯一的疑点是这位国王甚少真面示人。谣言只在他魔法衰弱的边境升起。离群索居的女巫污蔑他偷偷烹煮夏的野蛮和冬的残忍,丛林深处的丑陋生物和声低吟,黑魔法早已侵蚀了他的内心。

真相或许并不重要,秘密从来只有少数人知晓。


-夏-

夏之国度有最灿烂的金色朝阳,周棋洛是世间少女唯一的王。

夜莺们愿意把玫瑰刺扎进胸脯,用鲜血换取在那儿短暂的栖枝。国王有一把吉他,他喜欢在每个凉爽夏夜里独自弹唱。或许也根本算不上独自,他有蝉鸣作不息的伴奏,蟋蟀当背景的和声。吝啬的矮人们主动为吉他添上金弦,所有来宾都曾在族群中精挑细选。

在这个国度,所有人都能歌善舞。青年们用歌声讨姑娘的欢心,所有少女都有一条火红的舞裙。她们都在梦里盼望与国王跳一场酣畅淋漓的舞,举国欢庆的宴会上,周棋洛却只弹着吉他唱些寂寞的歌。

他唱春雨秋风和年轻的生命,冬雪夏雨还有苦涩的心声;歌词里有大陆诞生前的深远魔法,开天辟地时世界均分成四季。

姑娘们猜他的心上人有最世间美丽的容貌,也许如月光一样可望却不可及。少女们为他心碎无数次,然后在某个月亮高挂的夜晚,最终也为窗外英俊的情人穿上那条红色的舞裙。

这是一片恋爱的土地,君主却为爱凋零着真心。


-秋-

白起有一件漂亮的披风,无风也能凭空飞舞。他是秋的领主,眼里却有夏的温度。

他是秋风的主人,一切金黄的落叶、果实和稻穗,都来自他的赠予。掌管公正阿斯特米亚手握谷秤,学生们记诵着严苛的法理。这片土地却一视同仁的慷慨,它既愿供养勤劳的农夫,也不吝于养肥最贪吃的老鼠。

俊美的国王总不见人影,只把衣摆藏进风的叹息。洗衣的农妇偶尔会凭空红了脸,她们在风里听到了他的嗓音。

白起的宫殿是一座没有楼梯的尖尖高塔,只有蓝鸟远远地见过倚窗眺望的国王。它们也曾扑棱着翅膀,向暖橘色的夕阳搜寻国王未完成的愿望。善良的鸟儿总是无功而返,农人趁着夜色家还。

国王的披风猎猎作响,城中的老妪说曾见过他满脸笑容的模样。


-冬-

人们知道李泽言是最富有的君王,冬之国度全境皑皑的白雪,能将一切财宝埋藏。

高傲冷漠的国王脾气暴戾,他的臣民总是战战兢兢。李泽言有一座晶莹的冰之宫殿,冰湖封冻的巨鲸至今睁着惨白的双眼。

恶龙每年煽动着翅膀向夏之国度运输巨大的蓝色冰块,见到美丽的少女绝不眨眼旁观;年年前来挑衅的勇士络绎不绝,国王挥挥手表示拒不接见。女巫们从秋之国度进口饱满的丰粮,因为冰封的土地寸草不长;她们人人心里有最精明的算盘,所有人都希望能讨好冷酷的君王。

冬之国度的领土最好分辨,这里只有漆黑的土或者苍白的雪。冬春接壤的边境有一条分明的界限,一边繁华绿叶,一侧色彩不见。肤色雪白的国王,却喜欢穿黑色的衣裳,他有让万物石化的恐怖力量。

他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这片大陆上,人人皆知他的喜怒无常。

tbc or end?

-------------------------------------------------

惯例推群,周李布丁组。用的手机端,这次没有链接,QQ和微信都可以直接搜索“周李布丁组”。

评论 ( 12 )
热度 ( 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