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杜产粮大队除夕联文~

感谢勤劳的青山山!!掺和一脚的我也在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呀!

不见青山:

除夕联文啦啦啦,李杜产粮大队为大家贴心奉上联文作为贺年!啪啪啪啪啪啪——
由以下人员倾情出演:
第一棒昔瑶 @昔瑶
第二棒沥烬 @沥烬
第三棒杜余 @杜余
第四棒时屿 @时屿
第五棒青酒 @青酒谈
第六棒青山 就是我这个渣渣辣
第七棒阿秦 @把杜甫按在李白上摩擦


准备——开始!
——————————————————————
一.
今天是大年夜呢。那壶桃花酿在被端出去时对着地窖里其他的瓶瓶罐罐感叹。


这句话很恰当的在漆黑的环境中弥散了一种恐慌的氛围,就连几乎从不说话的一瓶二锅头都冲着这里看了看。


短暂的沉默后不知是谁打破了寂静


“你们觉得谁还会幸存下来?”


“我觉得也许……”


地窖的门再一次被打开,刚刚的发言者和围观者在光亮中看见了李白微红但完全没有因为饮酒而受到影响的面孔。


再次牺牲了几个弟兄后,门又一次关上了。


“so?”


“我决定收回我的猜测”


现在就连门后的女儿红都有些担忧了。


二.
“怎么,她还在挑嘴?”满手面粉的杜甫从厨房里转出来,身上还挂着一条暖色的花边围裙。眼前原本该摆糖果的茶几上,琳琳琅琅排的都是美酒,此刻都一一开着盖向空气中发散醉意。


李白趿着拖鞋苦大仇深地蹲着,旁边是胡乱扎着马尾的李青陵,这会儿正不屑地推开面前的那壶老曲。


“她!”见他来,李白一腔委屈汹涌而出,“她可挑!不知道是跟谁学的……挑十年的汾酒太淡,又嫌新酿的竹叶青不冽……她!……”


可八岁的李青陵才不管这些,论撒娇的功夫,李白三年前已经不是她的对手。她轻巧地跃前迎上杜甫,柔柔地搂上对方:“爸爸!说好的背过《三吏三别》就任我选酒喝,爹地说话不算话……这怎么行?……”


杜甫举高了手免得面粉沾身。一大一小都盼着他裁决,他虽不愿偏心,可他到底为人父……


“太白,你明知她想尝你的三十年女儿红,不若……”


“可女儿红开坛就难以再存!子美你怎么这样偏心?”李白气得面色发红。


三.
杜甫看着两人耍宝,不禁笑了,抖抖手上面粉,也不浪费,画了个小花猫和大花猫,“我宠着她又怎么样?你吃醋了?”


“…”李太白撇撇嘴,站起身顶着一头面粉凑近他,“我不仅吃醋…我还吃你呢…”


杜子美脸一红,瞥眼看见一边的李青陵,一手给李太白糊过去,面粉飞了漫天。李太白也看了女儿一眼,哼了一声,还有点生气,“去去去,你不是要酒吗,你爹宠你,你自己去!”


李青陵转身朝酒柜子走过去,又顿了顿足,“爸,那女儿红…”


她回过头来,一双与李白神似的眸子闪出狡黠的颜色,“什么样子啊?”


李白脑袋一转,计上心来。“上面写着…”


杜甫一脸紧张地看他。
 
“二锅头。”
 
杜甫脸色大变,伸手要去捂他的嘴,手尚未伸上去,嘴倒是被什么堵住——
 
李白趁女儿回头,一口吻住他的唇,酒气一股脑地灌进他的脑袋里,明明没喝酒,却晕晕沉沉好像醉了。
 
“干嘛!”杜甫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怒嗔似的睨了他一眼,“进厨房帮忙,饺子会包吗?”
 
“子美…”他没骨头似的挂在杜甫身上,双手不老实地伸进领口里,“我就等着吃你…”
 
“恩?”杜甫感觉到他不安分的手,低斥了一声,脸上却是温暖的颜色,“吃什么…?”
 
“吃你的饺子。”
 
李白乖巧地站在一边,搓搓手,要来帮忙。
 
“好了,你就在那站着,别乱动。”杜甫哼了一声,凑头过去,在他唇边轻轻啄了一下,“知道你饿了,先尝尝鲜。”
 
“还是子美知道我。”他侧身扶住杜甫的腰,正要进一步动作,却看见李青陵瞪着迷迷糊糊的大眼睛看他们。
 
杜甫耳根子都红了,一抖身子,把李白甩开,过去搂住女儿,故意不看李白受伤的神色,念叨着“乖乖,饿了?都怪你爸…别喝了小乖乖,伤胃。”
 
李白好死不死又凑过来,“你都没叫过我乖乖…”
 
杜甫搂住女儿侧头过去,看见他邀功似的神色,“怎么?”
 
“子美…我把饺子煮啦…”
 
杜甫正要说什么,电视力突然传来歌声,
 
“亲爱的,爱上你,从那天起甜蜜的很轻易…”
 
杜甫笑了起来,也不顾女儿喝得歪歪倒倒,先照顾他的大乖乖——“太白,我也饿了。”
 
李白会意,笑着一手搂了女儿,两人拥吻起来。
 
“…爹,我饿了。”
 
傻女儿,可是你爹一点也不饿了。


四.
李青陵察觉到两人动作之后突然有种莫名的饱腹感。


嗯,还有点撑的慌。


不过心大的小姑娘只晃了晃自己的马尾,注意力转向了更为重要的问题:“爹爹——今年的饺子是什么馅的啊?”


没等杜甫回答,李白倒是抢了一步,附到耳边低声几句,时不时还望自家子美几眼。


随后那父女俩便笑的花枝乱颤——特别是那李白,笑容像极了偷到腥的猫儿。


杜甫也拿这两只花猫没辙,只得笑着摇摇头:“猪肉白菜,番茄鸡蛋,还有…两只好吃鬼去年敲着桌子要求的醉蟹黄。”说完去捏了捏他俩的鼻梁,惹了一手的面粉。


但他并不在意。


“爹爹!”小姑娘从李白怀里挣脱出来,一把搂着杜甫的腰:“那,你是什么味的呢?”眼里透出些许狡黠,简直是和那李白一个模里翻印出来的。


“什么?”杜甫被女儿没头没脑的一句说的有些懵,随后才反应过来“太白!你又给青陵说了些什么?”


李白只倚着面台笑,并没有更多言语。


见得青陵缠着杜甫问个不停,李白也过去给自己夫人解个围,伸手干脆利落地把黏在杜甫腰间的那只小猫捞起来抱着。


“青陵,你今年吃饺子可得慢些。”李白虽是叫着女儿的名字,眼里盛的却是杜甫的影子。


“我知道的,爸爸”小女娃擦了擦脸上的面粉,伸手就往李白头上薅。


“诶?”李白看了眼杜甫,悄悄用唇语问道:“子美,你告诉这丫头了?”


杜甫也懵,一边擦着手上的面粉,一边问着女儿:“那青陵说说,为何要慢点吃啊?”


孩子眨了眨眼:“因为烫啊。”


李杜二人一愣,倒也笑起来“青陵说的对,不过啊……”


他俩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闭口不谈。


李青陵小朋友也被吊起了胃口,先朝向来宠自己的爹爹撒娇:“爹爹——”


杜甫摇了摇头,或是觉得这样对待女儿未免太过残忍,抛出一个线索:“问你爸爸。”


李青陵又看向抱着自己的爸爸。


然后直接选择了放弃。


“等等青陵你就不问问我吗?”李白指了指自己,李青陵也很给面子:“爸,为什么啊?”忽略略微的生无可恋,整体语气还是充满希冀的。


李白笑的明媚,“吃饺子时就知道了。”


李青陵表示不想和你们夫夫俩说话。


小小的厨房里氤氲开一片水汽,灶台上青蓝的火焰安静跳动着。


李白抱着怏怏不乐的女儿来到锅炉旁看看饺子,只见饺子似一尾尾银鱼在白浪里腾跃着。


“子美,饺子好啦……”


窗外不知是谁家孩子放了炮仗,声音掩过了楼上电视里放的情歌。


五.
炮仗声噼里啪啦的响着,直到最后一刻消下去的声音也结束了,李白和李青陵才想起来要去吃饺子。此时的情歌若有若无的传来,李白抱着她,听到两个人肚子里不约而同地传出咕咕的声音,都笑了起来,笑声和音乐声融为一体。


“饿了吧——抱歉抱歉,刚刚看见青陵小时候拍的照片,没有留神周围呢。”


杜甫已经将饺子盛好,端到了桌子上。回头看着早就等着吃饺子的父女俩。


李青陵之前怏怏不乐的神色一扫而空。她一手拉开椅子坐下来,另一只手拿着筷子迫不及待地伸向那盘饺子。
坐在旁边的李白看见自己小女儿这番举动,挑了挑眉毛,眼疾手快地拿着筷子在李青陵手背上来了一下,训道:“说过多少次了,小孩子不可以先动筷子。没大没小。”这么说着,自己夹了一个饺子放到杜甫碗里,回头还不忘继续,“听到没有?要是再这样就不给你压岁钱。”


李青陵吃痛的缩回了手,有些不满的“哼”了一声,随后就看见自己爸爸已经动了筷子。她想着现在应该不会被爸爸怎样了,再次去夹饺子,结果又被李白的一句“听到没有”唬了回来。


“听到了听到了。”


杜甫看着女儿连续吃瘪终是忍不住发笑。带着笑容将自己碗里的饺子夹给了李青陵,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快吃吧,一会凉了就不好吃了。”随即看见女儿立刻开心起来,夹起饺子就往嘴里送,还不忘说着“谢谢爹爹”。


李青陵刚刚咬下,措不及防地就咬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她皱着眉松开嘴,发现饺子馅里露出铜黄色,若隐若现的。


小姑娘眼前一亮,把包裹在外的饺子馅和饺子皮咬下吞掉之后,留下的是一个在灯光下发亮的铜黄色的五角硬币。


杜甫注意到女儿的动作,看过去却是发现了小姑娘手里的硬币。“怎么样?吃到硬币的人是很幸运的。”杜甫看着李青陵,笑着说到,“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吃到硬币了。”


“这么说我会很顺利吗?”小姑娘的眼睛亮晶晶的,欣喜地问。


“对啊,明年一年都是这样喔。”
一旁的李白看着他们两个,随手夹起一个饺子毫无防备地一咬。


“子美这个是放红枣的!”李白同样欣喜起来。


杜甫闻言轻笑一声,遂拿起旁边的筷子伸向碗中夹起一块饺子


“那么你便猜一下这又是什么味道的”


李白看着杜甫道:“不试试怎么知道?”


然后伸手握上杜甫的手,就着这双筷子将那饺子一口咬下。


他本以为自己的行为足够吓到杜甫,却不曾想后者会做出令自己惊讶的事。


杜甫在他咬下饺子后,亲了他一口。


一旁的李青陵默默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六.
“?!”


李白猝不及防被吃了一个豆腐,心里打量着自家媳妇儿是越发长进了,碍于青陵在场他没有逾越,只是托了腮帮子佯装生气:“怎么,我刚吃你豆腐就收利息了?法律可是明文规定不许放高利贷。”


青陵默默地开了一两条小小的指缝,凑着小心翼翼地对外看。老实说她也习惯了,这会儿很懊恼自己手边怎么没一把瓜子。


杜甫挑了一下眉毛,像是笑了,他靠近李白耳边,轻轻地低语:“那我这辈子高利贷就放给这么一个人。”


李白觉得自己刚刚被撩了,然而他转头看看李青陵,才知道什么叫“此时有子不如无”。


“快看!烟花啊!”


小青陵兴许是受够了狗粮现场,不知不觉就跑到窗边去,正巧漆黑的一点夜空遥遥升上烟火,在空中忽然四散,一声巨响化作满天散落的繁星。她惊喜地叫出声,双手伸出窗外,像是想用那双小小的手去接住满天的流火。光芒映在她的眼里,在澄澈的宝石上描绘出万家灯火之上的绚烂。


七.
趁着青陵看烟花看得入迷,李白迅速起身将双手撑在杜甫身体两侧,目光灼灼地盯着杜甫。杜甫被逼到桌边,后边抵着边缘,抬头回视李白,见他嘴唇开开合合说着什么,奈何烟花声响远远盖过了李白的声音,李白见状直接附身吻上去,两片嘴唇似乎再也分不开。


两人都贪恋着对方的甘甜,烟花的响声似乎总是能把那些令人想入非非的水声掩盖住,杜甫也大了胆子把筷子搁在一边,双臂环上李白的脖颈,换气之余不忘瞅一眼青陵的情况,提醒李白孩子还在旁边,李白倒是毫不介意,直到杜甫用力推他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那片清凉的唇。


杜甫喘着气,他听见李白附在他耳边吐着热气:“我可是甘心做一辈子的负债汉了。”


杜甫不紧不慢地答道:“你尽管借,以后的日子我会连本带息讨回来的。”


李白笑着,用手拿起放置在一旁的筷子夹了一个饺子放进嘴里:“那就要看你是不是个收不回成本的主了——反正被我借了高利贷,你就甭想收回全部成本了,至少你会亏。”


杜甫不语,回头看了一眼盘子就用力把李白推开了“谁叫你吃完最后一个饺子的……”他愤愤不平地嘟囔,李白顿了顿,指着窗外大声说道:“烟花真好看啊!”杜甫十分敷衍地配合着往窗的方向转头,却发现这漫天的烟火的确绚丽动人,还有眼前青陵伸在半空的一挥一挥的白皙的小手。


新年的钟声悄然而至。


“爸爸!新年快乐!”青陵忽然转身将李白和杜甫的手挽起,甜甜地朝他们叫喊,李白和杜甫相视而笑,随即把青陵抱起来,两人各在青陵的脸颊轻轻吻了一下:“新年快乐。”


青陵咯咯笑着,她第一次觉得,如果这样的话,熬夜也不是那么难受了。
——————————————————
哇结束辣!产粮大队在这里祝大家新的一年也开开心心~啪啪啪

评论 ( 2 )
热度 ( 1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