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言】备用基因研究考 2.0 01-03

#《黑猫是男巫们的好伙伴》更名为《备用基因研究考》啦。

#弧得太久把前文一起放,原先的论坛部分被我弃了,毕竟完蛋。

#我真的对不起点文的小可爱 @别闹lào,毕竟我还没写完。


01

一些不可逆改的经历使然,许墨的睡眠通常浅多于深;当时这是在他睡觉的假定下讲,更多的情况下,他终日不眠,像不老不死的人皮精怪。

但强势明锐如李泽言,对他这种自怨自艾只有不屑态度,半分可怜也吝啬。只是每晚挑着狭长的眼尾,命令他上床睡觉。许墨不能也不愿忤逆他,有幸爱人在怀中入睡的和洽情景有打破诅咒的神秘力量。日复一日之下,午夜的黑暗里少了一个没有眼皮的怪物,多了一个陷入热恋的、入眠的人。

许墨的时间从此截短,而且并不遗憾地,多了些彩色的梦。

-

所以许墨的赖床不足为奇。人生的前二十年来不及贪溺什么,突如其来的喜好压垮了他的意志力。但李泽言不同, 他诚然冷漠寡欲,反而的确挨过幼时的嘴馋手贱。因而两人的同居呈现意料之外的分工,这边许教授负责贪睡,那边李泽言总是起早做餐。

-

许墨翻了个身趴卧在床上。枕边是空的,连温度也欠缺。看来泽言起床很久了,他闭着眼睛想道。顺手揽过对方的枕头埋脸去闻,是两人共用的草莓香洗发露的味道。

许墨不太想起床;至少是在泽言主动来叫他并给他一个早安吻之前,不想。
只是今天的床单有些异样,肚皮那里垫着什么柔软有状的东西,还会细细地蠕动。

没有任何预兆地,空旷安静的房间内响起一声愤怒的猫叫。没等许墨反应过来,腹部那儿就传来了尖锐的痛感。

他身下窜出一只毛皮光顺的黑猫,耀武扬威地把爪子踩到他鼻子上,瞳线睁圆,死死地盯着他,表情之拟人只差在脸上写有“你压痛我了”。

肚子那儿肯定被挠出血了,许墨分神想道。但他不敢伸手去处理。这只黑猫的眼睛是奇异的紫色,和他认识的那个人出奇相似。

许墨伸手握上对方踩着他脸的前爪,难以置信地喊道:“……泽言?”

-

许墨坐在床边给自己处理伤口。撩起衣服,三条明显的抓痕还冒着血珠,余光瞥到蹲在一边的始作俑者,他假意“嘶”了一下,委屈地开口:“泽言一点也不心疼我,这可真让我心痛。”

他吃准了对方要心软。果然,李泽喵先是傲娇地踱小步离开,还没走远就转身跃进他怀里。修长的身躯舒展开,前爪搭肩,头深埋进许墨的颈窝,黑长的细尾蜷起圆润的弧度,铺在男人浅色的睡裤上,一副鲜明和谐。

许墨忍不住哑着嗓子笑了起来。接住李泽喵的投怀送抱,熟练地开始按摩。平素操纵解剖刀的手细长有力,很快李泽喵就眼色迷离,软软地叫唤,抽掉了骨头似的瘫卧在他腿上。

——当然了,这绝非它的本意。李泽喵也觉得被撸到这种程度的确有失总裁风度。但它实在无法聚焦眼神去瞪许墨;况且,即使他变成了一只猫,它也知道死亡瞪视对某些不要脸的人根本不起作用。


02

远远看过去,车里情形颇为和谐。驾驶座上许墨笑得春风拂面,时不时侧头看向副驾驶位置上的李泽喵;后者皮毛蓬松光亮,尾巴招摇地高举,神情热烈仿佛。


实际情况?李泽喵锋利的爪子快把高档皮质座椅抠出小洞,脊椎拱出一个担惊受怕的弧度。而且它因缺乏猫类本能,心情一旦波动,尾巴总是会率先行动——于是那条柔软的东西不动声色地缠上了车门把手。

可亲的冬日暖阳中,第四名司机险险蹭过他们。车窗摇下来的时候,里面的热力纷纷化作腾腾的白雾,琅台仙境一般,中间探出个嘴裂牙歪的老司机,冲他们骂起恋语土话。

是可忍孰不可忍!李泽喵当即开口骂道:“喵喵!”

微笑向司机致意之后,许墨转向猫化的恋人:“泽言,请相信我。我虽然因色盲没有驾证,但曾认真观察过开车的人类,也仔细分析过数据。这项技能所需智商点数并不高,学习成功的比例也很大,请不要过分担心我们的安全。”

担心你妈。为了避免发出那种软绵绵的叫声,李泽喵决心把吐槽放在心里,所以你为什么不叫个出租?

丽日和风。白警官接到了第四个投诉电话。

-

好不容易开到研究所。许墨刚刚把车门打开,李泽喵就扭着身子跃了出去,敏捷地跃到了远处。猫的平衡性当然是值得称赞的,但即使如此,在许墨磨人的车技之下,李泽喵还是禁不住表现出一点事后症状,早上许墨喂它的一点小鱼干在胃里翻江倒海。猫化的总裁失去了大部分自制力,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软粗的爪子拍了拍自己毛茸茸的脑袋,眯着眼向始作俑者投一个嗔怪的眼神。

可爱得犯规了,许墨望着它想道,相比于人身,这样似乎也不错?

-

于是研究中心的男女精英们,人人眼望着许墨教授搂了一只毛发纯正的黑猫缓步踱入,后者目光凌然机警,却全被理解成了女王和傲娇。

“陆怡然,你来。”许墨冲远处亲切地招了招手,转身自然而然地走进基因实验室。而挤在人群最前,素颜马尾的陆矮子,正为自己莫名被点而感到不知所措。


03

两天前的陆怡然不仅是矮子,还是名副其实的傻子。

傻子不问来处。陆怡然不懂,为什么思想先进想法前卫的许教授会批评她的课题“天方夜谭”,为什么彬彬有礼温柔可亲的研究所男神会语气刻薄如同华锐总裁?!

好吧,她这两天的确扎了小人诅咒许教授诸事不顺,甚至还小小地牵连诅咒了许教授的对象……但话说回来,大家都是唯物主义者,诅咒既不会成立,许墨也不会读心……所以,找她何事?!

基因实验室里原本的实验员都被赶了出来,陆怡然面前,许教授笑得天暖风煦:“陆同学,我要为两天前的否认道歉,我确因固有成见忽略了一些既定事实,这当然是违背科学法则的。方便的话,请现在重复一下你的课题方向吧?”

“现在?在这儿?”她表示目瞪口呆。把资历比她大得多的师兄师姐赶出去就是为了听她的课题?许教授脑壳被草履虫蹬了?

“是的,我希望实验尽快进行。”

“……我能问问为啥么?”

“不能。”

好吧,这才是她认识的腹黑许教授哇。

-

“这次我的课题方向是‘备用基因’。目前学界公认的观点是进化链高阶的生物携带了很多非编码DNA,即垃圾基因,这些垃圾基因不参与蛋白质编码,其效用也是玄之又玄。所以我就假设呢,某一物种的垃圾基因中可能包含其他物种的遗传信息。在某些情况下,这些遗传信息被激活,就会展现备用基因物种的性状……”

“……所以物种与物种间的差别也许并没有多么明显,我们甚至可以打破生殖上的隔离!”她说得很激动,到后来甚至一把抱过许教授怀里被顺毛的黑猫,激动地说道,“想想啊,许墨教授,如果我们激发出它体内狗的备用基因,它甚至能跟公狗进行交配,生一窝小崽子!”

李泽喵:“喵喵喵?”虽然被女孩子抱的确比被硬邦邦的许墨搂着舒服,但它也是有尊严的啊:跟公狗交配?公狗?

令李泽喵吃惊的是,许墨似乎还很赞头这种无厘头观点。物种秩序呢?这不是鼓励动物世界大乱交吗?

“那你觉得人有可能吗?”许墨语气正直地问道。

“人啊,那不就是喜闻乐见的兽化了吗!很可能而且超——可爱啊!”

“这样,”许墨点点头,“那我有必要告知你一件事。”

“什么事啊?”

“你手里撸着的那只黑猫,是我的男友。”


tbc

评论 ( 13 )
热度 ( 7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