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李】Diamant

  • 答应 @泪慕血兰大大的生贺,差点忘记了【我是罪人

  • 呜呜呜文笔大概被狗吃了(ノД`)哭唧唧,别问我为什么没头没尾的

  • 周李!周李!周李!虽然我文笔不好把洛洛写得超娘,但本文的确是怼受【强行解释


  • 文题是法国香水花宫娜钻石,灵感来自于一句香评:“非常像小时候吃过的一种硬质水果糖的味道,总的来说是酸甜的果味。”后调有焦糖

  • 是柔软的草地,所以洛洛没穿高跟鞋。



他们还没有对外公布这段关系。


诚然,一边是华锐集团的招牌门面,股市崩盘至少有他一半的责任;一边是粉丝众多的大牌明星,少女心碎要算他全部的责任。但主要原因不是以上这些,而是……李泽言觉得没有必要。


“都是成年人了,你不需要靠这些东西来获得安全感吧?”


好吧,周棋洛讨厌别人说他幼稚。


-

但他最近确实有点不淡定了。


周棋洛喜欢闻李泽言身上的味道,各种各样的味道。沐浴乳的草莓味,须后水的薄荷香,口腔里残存红酒的醇厚,烹过布丁指腹逗留的甜香,甚至还有他偶尔抽烟后身上的烟草味——当然并不是说他觉得抽烟是什么好习惯。


重点是,有一天,他在晚归的李泽言身上闻到了女人的香水味,而他一点,一点也不喜欢那个。


拜托,这不是安全感和幼不幼稚的事情,他可一点也不幼稚;这是关乎所有权的重大事宜——因为李泽言啊,只能是他一个人的。


-

按照惯例,李泽演负责买菜做饭,周棋洛负责刷碗收尾。但今天李泽言非常主动地承担了归置碗筷的任务——周棋把这看作心虚的表现。


他盘腿坐在沙发上,抱着巨大的柴犬抱枕,阴沉着脸,等着男人的下一步行动。


李泽言倒是没注意到金发恋人情绪的变化,他还有飞机要赶,法国那边有个典礼需要他参加,今晚留在家里吃饭已经是时间安排上最大的让步了,只希望周棋洛不要怪他总是出差。


等到收拾妥当,李泽言一袭笔挺的西装站在玄关犹豫了一下。


这个环节通常是周棋洛依依不舍搂着他乱啃死不撒手,可现在对方乖巧地坐在沙发上专注地看电视,李泽言反而有点不习惯。


“咳,我在冰箱里留了布丁。”


呵,男人,意图用布丁收买我。周棋洛在心里阴恻恻地想道,就知道你要背着我偷人。但他仍然转过头去咧出一个甜蜜可爱的笑容:“知道啦!布丁先生记得早点回家哟!”


“嗯。”李泽言满意地勾了勾嘴角,关上了门。


他没看见的是,门关上的一瞬间,周棋洛从沙发上跳了下来,恶狠狠地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喂,阿诺德吗,帮我个忙……”


-

初秋的南法有很多颜色,叶子摇摇缀缀的金黄,碧天晴空中的蓝,昏色的街道,当然还有著名的暖洋洋的薰衣草的紫色。夜色在远处的天边缓慢地铺展开,空气中荡漾着湿润的水汽和隐约的红酒香气。


李泽言捏着香槟杯站在礼宴柔软的草坪上,深黑质感的西装熨平了每一根褶皱,他整个人看上去却没什么神采。黑色的额发被微风撩起来,有一点拽起皮肤的张力,迷糊的毛绒感蹭上来,他只好屈起手指捏了捏鼻梁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也许真的应该像周棋洛说的“直接推掉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就好”,他莫名地想道。


入口处有年轻的女士挎着包摇曳地向他走来。


-

女士们在他身边绕成了一个水火不入的包围圈,每一个都拥有健康靓丽的躯体,还有合宜的各式芬芳。但李泽言算得上是有家室的人,所以按照这种场合的通用策略,他扯平了嘴角。


这会儿典礼已经进行了一多半,在酒和裙摆的催化下,所有人都陷入了一种清醒的迷醉状态。各处隐藏良好的音响播奏着舞曲,产生一种奇异的共振,细腻的草坪仿佛融化成粘稠的泥沼,吸沉他所有的神志。


他向来不喜欢这种场合。


萤火虫扑簌扑簌地撞进夜色,骚动像波浪一般传来。蓝裙子的金发少女一路低声嘟哝着“Excusez-moi”,目的明确地跌进了他的怀里。


“Je suis désolée… ” 少女的脖线极似优美的天鹅,然后抬起头来嘻笑看他,“…Monsieur.”


李泽言呼吸一窒。根本不是什么少女。


那人现在的样子和平日绝不相同。他本来眼睛很大,此刻挑了些眼妆就更显得匀润有神,腮边线条柔软细腻,嘴唇嘟出些粉色,耳坠掐着耳垂上的一点肉,饱满至要破裂似的。因为平胸,周棋洛被塞进了一条合衬的蓝色连裙,显得高挑有风度,然而李泽言还是怀疑他垫了胸,视线望去,那里颇有矜的曲线,像某种未成熟的青涩果实,也像童年含在嘴里的水果糖,酸中芡着一丝甜意,粘膜上覆着糖霜。


李泽言几乎立刻就察觉到了周边男人们窥视的目光,于是勾住周棋洛并不纤细的腰,不动声色地把他拽到了怀里。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还穿成……”


这样。


周棋洛笑得腼腆不失狡黠:“我来帮阿言挡女人啊。”语气中还微妙地掺杂了一点嫉妒,李泽言作为钢铁直男难得反应了过来。


“我看你是不清醒。”但他也微微牵起了嘴角。


凉爽的夜风扫去了旅途的倦意,女士们看到高地已被占领,纷纷如火花般散去。舞池里挂着三三两两的情侣,李泽言当然不喜欢跳舞,但也赖不住周棋洛玩心大起,于是只好拿出幼年被逼着练出来的、半成不就的舞技,和恋人一起跌进舞池。


因此他们二人陷入了诡异的怪圈。一反男性主导的规律,周棋洛力气颇大地揽住他的肩膀带着他转圈。脚步不停,周围的景色就旋成了一片光海。周棋洛的神色看起来任性得很,7cm的身高差让对方的耳侧贴上他的嘴角,鲜美年轻,闻去还有清甜的香水味。


仔细嗅还沾着焦糖的釉甜。是青春而且芬芳的。


一整个夜晚都亮起来了。


-

一曲舞毕,他们两个站在边上喝香槟。李泽言还是忍不住对恋人一看再看,大概是脑内实在太过丰富,他神色看起来有些古怪。


“嗯?阿言,你怎么了?”


李泽言张开嘴巴又闭了起来,最后还是认命地问出口:“……这些衣服、香水都是你自己的?”


一整套装束下来,恰当可亲,细节也生动活泼。若不是长期钻研……他实在是觉得自己可能忽略了恋人的一些奇怪癖好。


“什么?”周棋洛有点莫名其妙,他怎么会有这些衣服?“是我找阿诺德帮我搭配的啊……阿言……你在想什么坏事?”


……


周棋洛觉得证明自己男性尊严的时候到了(つД`)ノ


-

然后他们回旅馆干了个爽。


-

回国的飞机上。

“阿言,我们公开吧。”我可不想那些女人总是觊觎你。


联想到事后合作友人向他询问女装周棋洛联系方式的短信,李泽言也严肃地点了点头。



END


  • 本来还想写洛洛穿着女装日总裁的,但实在是肾虚就拒绝好惹~~

  • 最后再祝兰大生日快乐!!我超级喜欢她写的文!!

评论 ( 16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