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的李杜入门礼

叨逼叨了3000+字,比写文畅快多了,我可能还是适合写议论文吧。嗯……杜甫的爷爷杜审言不就是擅长应用文的来着?


我本人嘛,是杜甫的脑残粉,所以本篇分析又名《单方面杜吹文》。祝 @摘澄子🍓🍉🍊 å…¥å‘愉快啦!


李白和杜甫这两个人呢,在我看来,般配就般配在,他们一个是盛唐最耀眼的一颗星星,一个是盛唐星空下最忠诚明鉴的观星人。

在杜甫的心里,是先有了盛唐,再有个李白。

这一点要从他的家学渊源来讲:就是杜甫他是很传统的一个文人,治国平天下嘛,要高于齐家这点。然后他自己又出生在盛唐,所对辉煌的这个时代很有些了解。虽然我们总是说他是写盛唐转衰的那个诗人,但他把盛唐也写得很好,我们不是从来信口就念“忆昔开元全盛日/小邑犹藏万家室/稻米流脂粟米白/公私仓廪俱丰实”这句嘛,所以说他对李白那个时代了解是很通透的。

于是因着这种通透,这种非凡的喜爱,他就一并喜爱着李白、这颗盛唐的明星,余光中先生也说了,李白一个人“绣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而且杜甫对李白这个人也是太了解了!我们如今对李白的所有赞美之词,几乎都是出自他的笔下:“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余光中那首著名的《寻李白》起头不也是一句“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嘛!好玩的是我记得高三的教辅书上,杜甫王维白居易各自的评价引用的都是各自的诗句,只有李白的全用的杜二的诗,只因为他写得太好了呀!把李白写得形神俱佳,贺知章一句“谪仙人”给李白铺了仙路,杜甫则是使尽功夫一步步把李白推上了仙坛。

就好比十七世纪的天文界,牛顿因为哈雷的赏识资助登上了力学的神坛。如果没有哈雷,牛顿凭借微积分、光学的成就也能名垂千史;但牛顿之有哈雷,也正像李白有杜甫这个粉丝。因为,相比之下,我们可能对莱布尼茨并不熟悉,却觉得牛顿大名鼎鼎;知道王维,却更仰望李白。因为微积分在力学的光辉大厦下失色了;而杜甫是把李白描写得那么栩栩如生,就像这个这个小老头钻进了你的梦里似的,他兴致勃勃地拉你去几千年前,手舞足蹈地给你指,说,那个狂歌沽酒,醉遍山水的剑客、大诗人就是李白呀!

他的喜欢是那么难得,难得到,他不仅自己无可自拔地喜欢着李白,他还让全世界、所有时代都知道这种迷狂的喜欢;更甚至,他强迫后世再来喜欢李白的人,都是从他眼中、戴着他的粉丝滤镜看到李白的。

他是最好的观星人,就在于他把那颗星星描得那么亮,亮彻几千年。

但在这里我们也要注意,杜甫绝对是先爱开元,再爱的李白——不是爱屋及乌那种连带关系,而是把李白当做开元全盛的代言人,而去尽力描画。而在我看来,两人自“青天白日里太阳和月亮碰头”(语出闻一多《杜甫》)般的相遇以后,发生的种种悲剧,也起源于这个先后顺序。

前文已经说了杜甫对盛唐的辉煌了如指掌,因此诗意文学地说,他对其式微也是第一个看清的。有些人总是揪着杜甫回护房琯这件事,说他没有政治才华,我其实就不太愿意承认。他当然有才华,并且极有政治远见。我们现在大家都知道安史之乱是唐由盛转衰的拐点,可其实身处当时是不易察觉的,但杜甫就不一样了,他真就是个“预言帝”似的:安史之乱发生不久前,他写下了那句著名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原诗中还有一句读作“恐触天柱折”,这样说虽然有断章取义的嫌疑,但摘出来看这句,他根本完全已经看到盛唐的柱子要折了啊。然后不出所料,这座宏伟的高楼,墙面上迅速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痕。迅速地摇摇欲坠了。

那么问题顺理成章地出现了:盛世没了,李白这位盛世下最得天宠的儿子去哪里呢?表面上看,他傻兮兮地跑去了永王叛乱的队伍里,顺利地从潇洒诗仙角色转变为叛臣贼子;那么深层次、文学上精神上呢?我们总是难以想象他落魄卑微的样子,因此也就不难发现,他虽作为人还活着,其实作为一种象征,李白已经骑着鹿远去了啊!人间的李白已经是个残骸,真正的李白已随盛唐仙逝了。

于是我私以为,在李杜互赠文章数目不等的这个著名问题上,以上也正是原因。偏激地说,杜甫给李白写的那么多诗,多是怀念诗仙李白,多是怀念他们往昔交好、裘马轻狂的日子;如今那些日子都去了,不复存在了,谁有天纵英才也再找不回来了,所以让李白回什么诗呢?他没什么可回的,任何思念与哭诉都是软弱,都是对回忆的抹杀。他无法可回,也只好留杜二一人独自“细细地苦吟”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可以说皆失落了。后来他们到底有没有再次相遇?李白有没有想起过杜甫?还有他们到底是怎么逝去的?我们都悉不清楚。中华文学史上最璀璨的双星,到底是如何黯淡的,竟没人知道;多悲哀也好浪漫,这以后的故事都要留给我们的想象力了。

写到这里,写得差不多了。可我们实在要问,这段不算愉快的关系到底有什么值得我们喜爱的呢?不够甜蜜,在李白众多交游中也不独一无二,何以值得大家细致的考究、值得我们绚烂的想象呢?

回答这个问题,当然我们各自有各自的想法。但闻一多先生的想法可以说是最浪漫的了:“两人行踪的线索,如何拐弯抹角,时合时离,如何越走越近,终于两条路线会合交叉……”说得更白话一点,我们把李杜二人譬作两条铅线,这铅笔画的印,是以顿笔开始还是由浅入深?一路什么时候欲断未断,什么时候时重时轻?哪里笔直流畅,和哪里曲折纵深?他们什么时候冲头相撞,却在相遇时旋即错开?又是不是曾经并排同行,隔路相望?有没有在哪个路口他们对视了一眼,李白冲杜甫笑,后者只顾着脸红?他们一切诗句是不是都有典故可循,每一句对话是不是都有潜意识作支撑?

闻先生实在是太浪漫了,但要我表述李杜关系的“最”,我却会选他们的身后事。我们知道杜甫生前是不出名的,编《全唐诗》的都看不起他。所以他们到底是怎样居然并肩而行的呢?文学史跌跌宕宕,他们二人如何在生前最终分离,却在虚无的纸页间共同呼吸的呢?他们是文学千年的一对佳侣,我们是不是怕他们寂寞,才给他们彼此寻个爱人呢?他们手牵着手来到我们面前,提到一个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个,我们自问啊,哪两人能有这么亲密呢?闻一多说这二人的相遇除了孔子和老子没有更重大的,余秋雨也说这二人的友谊除伯牙子期最为受推崇,这不正是我们该向往该学习该期待的吗?以后我们能不能也拥有这样的友谊呀?在未来的那段友谊中,我们扮演的是杜甫的角色还是李白的角色呢?

文章写到这里就该结束了。但为了给你留个好印象,我还是要假意地自省一下。我实在是兴致来了就写成这篇,因此其中必然有不成熟太片面、信口胡诌的成分;而且高三议论文写多了,为强调自己的观点,我总下意识地弱化其他,这一点是不好的,太不矜持了,总搞得像辩论一样。还有就是忽略了他们各自身为人的方面,而太注重抽象的地方了,记得不要学我。

不如我们一起探索吧。一起,就特别好。

列点文章书目(他们都写得比我好多了;但我觉得我的也不错,因为我是非常真诚地给你讲述的,首先对象就完全是你这个人呀):


闻一多《杜甫》

这篇写得特别好,因为闻一多也是诗人,诗人对诗人理解,于是也写得尤其浪漫。只可惜文章未完,中途夭折了,又留给我们自己想象了。


余秋雨《无所求》

不是专门写李杜的,是写友情的文章。但他装作无意,实际非常偏袒地提到了李杜,私心太重了,却又是很公允的。


咪蒙《情圣杜甫》

我对咪蒙这个人不了解啦,听说很有些负面评价。但这篇文章写得搞笑之余又有点感动,也很不错。


倾蓝紫《此生遇你已很美》

介绍文人友情的书,提到了李杜(也有李孟QWQ),比较文艺,但似乎有些史实性的错误?


郭沫若《李白与杜甫》

郭老的封笔之作,被嫌弃得很凶了。我还没看过,大概看了也是替老杜不值吧。不过郭沫若考据做得还不错,可以抄来用。


互相的赠诗:


杜甫给白白的:

《赠李白》(五古)

《赠李白》(七绝)

《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

《饮中八仙歌》

《冬日有怀李白》

《春日忆李白》

《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

《梦李白》二首

《天末怀李白》

《寄李十二白二十韵》

《苏端薛复筵简薛华醉歌》

《不见》

《昔游》

《遣怀》


李白给子美的:(有说2首的,也有3首、4首的;我是觉得越多越好嘛,就列4首好了)

《戏赠杜甫》

《沙丘城下寄杜甫》

《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秋日宴别杜补阙范侍御》

暂时END(后面也许会有第二弹!)

评论 ( 11 )
热度 ( 97 )